犬科人类。大概。

「我在這裏,一直都在。」

主要还是闲谈和负能的个人lof。
但日lof是完全的许可,虽说这边平时的能力一直高低不定还一直喜欢唠唠叨叨【負能】和点心心手手个不停,所以关注还请做好心理准备。
总而言之就是慎fo啦?

如果想找我玩的話歡迎戳我企鵝3359680035,不過我素質很差,也不太會聊天,這點也請做好心理準備再來吧。(...)

7.17 您好。

我好像鴿的時間太長了呢...。

8.7

「我好像是做了噩夢那樣。」

「蜷縮在角落的整個身體都凍上了。」

「一旦打算伸展開就會皮膚破裂、手指斷開,我好像會變成冰沙那樣的存在,只不過沒有任何東西接住。」

「有什麽地方改變了。」

「心口像是插上了一枚剃鬚刀上那樣的刀片,我想去拔出來,卻不經意被傷到了手指。」

「我像是個空殼。」

「這樣的空殼...顯得已經沒有什麼能再支撐起我了,我徹底自由了,失去了支架。」

「我真是開心啊...。」

「要怎麽做才能那麽開心...?」

「過去遠看時,我都沒有想過手臂上那條藍色的線能這麽明顯。」

「啊、我應該是沒有感到悲傷吧。」

「只是感到茫然,和腦內的一片空白。」

「我僅僅只是、沒有良知般的覺得,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那樣的人都不在了的話,我真的還有著什麼意義嗎。」

「...以前的我到底是有多麼讓人覺得糟糕啊。」

「一味的枯燥。」

「到底已經幾年過去了啊...。」

8.8

「我沒有才能,因為那些文字看上去枯燥空洞,乏味到讓人作嘔,要形容的話,那或許就是我自己噩夢的化身。」

「我似乎完全不懂故事該如何寫出。」

「手上有著的只是空物,只是下三濫的段子,是低劣的玩笑,我像是在荒唐的地方誕生,但這些荒唐可沒能給我任何想法。」

「淚液看上去只是自然的生理現象。」

「只是我開始睏倦了而已,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意義,也與鱷魚的眼淚顯得無緣,因為我流淚的性質就像我自身一樣。」

「我的存在顯得沒有任何特殊的含義。」

8.16

那個我以前經常會夸成神作的「你去死吧」第二章更新了。
心裏有些開心,感覺那個前情回顧的功能也很用心...不過我看的是實況,第二章還沒能全部展開出來。
總之我會繼續期待著。

長篇大論。(二周目)

6.24 說起來有誰知道天魔機忍嗎...?這是我很難不去喜歡的一個虛擬youtuber組合...。
他們的故事既戲劇、既浪漫、既顯得虛幻,但卻是現實中確確實實發生過的故事。
我喜歡這個組合,但我並不為這個組合的現狀感到高興...因為這種離別給人的感覺真的是太揪心了,我忍不住傷感,我忍不住惋惜...。
嗯...不瞭解的話我也可以放一下我之前看到的一個鏈接啦?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92785
這個專欄應該會易懂點,總之我很想安利別人入vtuber的坑了...!

「有一瞬間,我希望這個世界只有你們的存在,但這個願望太自私了,星辰也不忍實現,沒有任何劃破夜空,也沒有任何星星隕落。」

我拓開我的視野,或許就是為了看見泥潭中的你吧,我討厭你,我也不喜歡你。
但是我想就這麽靜靜注視著,喔...或許我還真的是蠻喜歡您。

不不不不...!?要誇獎人的時候可不能用「我硬了」這種話吧!?
啊、不過「KKSK(ここすき)」感覺應該是OK的...?

等一會我打算安利個人勢的那位藥袋小姐和瀨兔一也...!我也超喜歡這兩個了!

好了,我應該精緻睡眠了👋👋

精致睡眠结束——!✨✨(虽然感觉身体还是有点累但大体上应该没关系了✨✨)

啊、說起來姜餅人算柴嗎...?嗯...我有點不太確定...。

醒來發現自己原來就在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裏啊,道德論該是我的武器嗎?不,我還是不要去碰比較好。

6.25 说起来我难道是被欺凌了吗...?最近还以为是lof的故障所以总是显示「您收到了一条通知」,但每次点开来看的时候发现什么都没有。
因为最近没有再这样编辑的发言了,几天这种现象也就逐渐的减少了,这是一时间对我厌倦了吗?然后我加上二周目的字样后又出现了...?欸...?bug?恶作剧?灵异现象?怎么回事啊这到底...。

最近lof怎么总是有点延迟...。就、点关注总要几下才行...。虽说也有情况是我不小心点掉的关注然后点回来之类的啦...。

6.26 空白,聽說這天八點有阿陸(是b站一個叫陸婉瑩的vtuber)的直播,但是我錯過了...嗯,winks搬運組應該會搬運阿陸的錄播的吧?

6.27 今天看到這個哭了。av23763482。是天魔機忍相關。

6.28 空白。▶️

6.29 空白。▶️

6.30 空白。▶️

7.1 空白。🚷

7.2 空白。

7.3 空白。

7.4 空白。

7.5 空白。

7.6 聽說這一天是國際接吻日,但依舊是空白。

7.7 LEAF變成糞作了。應該是之前繪夢在哪一集末尾提的停播起了些問題..最後一集沒能處理好...。(大概)
不過汽水那邊應該還是沒問題的,畢竟有現實原型可考...多下點筆墨讓人信服應該就可以了...。
總之還是動畫組辛苦了...完結撒花。
(順便說凸變英雄LEAF的前作BABA真的很好看。)

7.8 我把社交軟件卸載了。這樣我會比較輕松。(雖然只是在心中卸載的)

我要順便把唯我獨尊的BGO也卸掉,雖然BB還沒拿到,但真的已經沒那個精力和脾氣去玩了,以後遊戲主玩薑餅人。(...)

我還想醒著36小時的,結果沒能做到呢...我其實還覺得會蠻簡單的...。

若用六年來計算我活過的人生,那麽我活過多少個六年呢...如果用三年來分辨我活了多長時間...。我活的可真短啊...。
不、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啦。
只是不太理解...我這樣的人也能繼續活下去嗎?

我好像不會再哭了,傷感和溫暖的情緒似乎已經徹底從心口溜走了。誰都不在了。

「不,現在還是能抓住的啊...!」
「這個情況下你應該已經不想失去了吧...!?」
「無論幾回你都會站起來你有這麽說過的吧!」
...是的,我說過。

力也“享受萝莉控本身吧。”

單純的負能。

5.20
從今天開始這就是我的負能動態了,請不要看。

“夢魘先生,可以抱抱我嗎。”
想當個喜歡撒嬌的小孩。

“不要走。”

每次我覺得我插手會變得更糟,可事後我又總是後悔為什麼我沒能多做一點。

5.31
我的心态已经好很多了呢。

6.4
心態好真的就沒問題嗎,重啟鍵好像用不了了。

真的有人會喜歡我說話嗎,不會的吧,我說話既枯燥又無趣,而且負能相關話題誰都不喜歡在好心情時看見吧。

我覺得我好像更迷茫了點,我一開始的目標是什麼來著...。嘛、也不重要了。

6.8
我時常想看別人對我負能的閱讀理解,但這是病態的,跟想把胸膛刨開讓他人看你血淋淋的破爛心臟沒兩樣。
所以我絕對不能有這種想法,至少我眼中比我更好的人不會這麽做。

6.16
没人愿意看这个。

6.19
對不起...對不起...我離不開傷感這種情緒了...我離不開那好像是革命似的理念了...。

昨晚把攒下来的国家队一口气补完,然后感想超棒…!!
就是有点不太适合在b站和人谈这部动画……ky怪超多,聊过后观感体验会直线下降的。

負能向。

*和蔼的梦魇轻轻捧起你的脸颊。
*随后他便将拇指放在了你的眼皮上。
*晚安,他喃喃着。
*你惊醒了。

令人放松的曲子。

突然间又想拿出来听。

“该学学怎么闭嘴了,你这个小该死。”
虽然不知道“小该死”是什么但我觉得这个称呼好帅气喔【。】

5.19-6.23

5.19 您能喜歡便好,遇見喜歡相同曲子的人我也很開心。
說起來這天我晚上又去看了2434的直播呢……嘛、雖說看到一半看見小窗有消息然後吵架了,隨後是不小心睡著了,沒看完……挺討厭的呢……

5.20 今天的日期有些特別呢,我不會討厭看著別人。只是沒有一起度過這天的人。嗯……果然還是稍稍有點寂寞?
說起來這個世界真的蠻小的呢…在一個圈子內恰巧碰見認識的人已經是常態了吧。嘛、我也一樣不討厭啦?只是感覺自己該努力了,之類的w。
啊、說起來我開始用繁體字了,這點的話不是地區原因而是興趣喔。因為我的文筆很單純,也很空洞,不會使用太多的修辭,想法也比較固定,所以只能靠繁體字製造錯覺來讓自己顯得豐滿些。嗯……這件事好像已經說過了?
这么快就到晚上了呢……肚子有些痛……还是不喝冷牛奶了…。

5.21 昨天太過困了…好像睡了差不多十二個小時。睡眠質量或許算好吧?只是我錯過了那個日期呢…。嘛、雖說我身邊也沒有可以陪我過呢,傷感。
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在一個誰也上不來的房間,沒有天花板、也沒有牆壁,站在房間的邊緣向下看去,是一片夜晚中的城市,我像是感受不到冰冷,被處於高處的恐懼佔據腦袋,一味的躲在床上,隨後我醒來了,我夢見我與家人久違的坐在椅子上,吃著點夜宵,開幾句玩笑,陪他們看著電視劇,結果我又醒來了,我還是在那個沒有天花板和牆壁的房間,這像是沒有帶給我安心感般的房間,像是有家,但我不認為這是家。大概就是這樣的夢,我也不知道哪個是夢中夢了。
今天當了我平日最討厭的評論家,我是個顯得噁心的評論家,因為我的話明明能讀懂道理,卻有點贊同不了,感覺像是瞎起哄。

5.22 空白。沒有人會覺得這個有意思的。

5.23 空白,不论几次我都会爬起来的,因為我的精神韌性很強呢。

5.24 空白,單純的忘記了,記得晚上我笑的很開心,但那是為什麼而笑也記不清了。

5.25 我的手開始失去靈感了,我覺得我寫不出任何東西了,或許是作為墨水的“傷感”減少了吧,令人喜悅,而又不甘,我應該找點別的東西作為墨水。
比如說,對於現狀的認知,當回評論家,頂著風險痛罵一頓,雖說這又會是段“傷感”了。

5.26 我不會這麽做的,因為這樣顯得我十分蠢,之前也說過比起作為,實際上我不作為時的馬後炮更讓人感覺有理些。也是我身上令人深感該死的困境,我太容易受影響了。
說起來昨夜唱了一晚的歌,現在嗓子還疼著…。因為我從沒好好學過怎麼唱,所以經常會出現換氣跟不上的情況呢,或許是肺活量問題…?嘛、舒緩點的歌曲我還是能唱的啦。只是我好像變化太多了,我唱歌再也不會突然哭了,嗯、是好事呢。
我開始一點點的刨開過去了,雖說要前進,但我不希望錯開我喜歡的事物。

5.27 越是看向過去越是認清現狀便也越是痛苦。我覺得我真的好廢,而且也根本沒有留下過什麼足跡,別說是成長了倒不如像是在倒著走。

5.28 回復過來啦——說起來我昨天其實久違的戴了一下眼鏡呢w然後感覺自己可能是個超帥氣的大帥哥也說不定?✨✨(不,沒有這種事。
啊、說起來我打算爆肝肝fgo了呢…!明天一早起來後打算畢業新選組60w點數!嗯……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重溫一下黃衣之王的相關書籍?因為沾染狂氣之類的不是給人印象超帥嗎!!噗哈——!我的眼鏡想必也是為此而存在的事物沒錯了!!
順便說d5最近也有在玩!!只是我的小心肝經常被嚇到爆炸!然後炸成個煙花碎片雙手顫抖畏畏縮縮kemt下巴之國大齡處男愛憐難產!嗯……簡而言之就是我的膽子曾幾度被嚇破,大概這樣子?順便說我慣用的角色是求生者的閃亮亮手電筒克利切✨和不閃亮亮的玫瑰傑克✨!!但我玩的很爛所以請不要試圖和我組隊,你會被坑哭哭的。
————以上,如果這個路線能讓人覺得對話輕松的話,那我就以後用這種語氣吧,我希望我自己也能輕松點,別再聊那麽麻煩的話題了。
…啊,說起來剛才有哪裏地震了嗎?雖說對此沒有實感,但果然還是有點擔心別人…。
說起來野良貓文野環的人氣和哈哥的人氣落差真大啊…。明明自虐玩家和cat fight都是很好聽的曲子呢。

5.29 啊、这条fo的阅览数终于到400了呢,不过我想或许是我自己一直在看刷的阅览数…?会定时来看我的人应该最多只是个位数呢。
说起来我很喜欢写故事呢,虽然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但睡前写下的故事好像是我所能表达出的最好的故事,于是我不会犹豫、也不会敲打,这段临场发挥太自然了,虽说有时不时玩梗,但我很喜欢。
总感觉我的lof根本没有人会看嘛,毕竟是这样的丧博呢。

5.30 我想起來了。我夢見了。

5.31 又到了晚上,我活着的天数也太多了吧?开玩笑的。不论几回摔倒我都能爬起,所以请不用担心。

6.1 又過了一月,兒童節快樂。空白,哭的夠多了。

6.2 呀吼——。

6.3 空白。

6.4 最近在補build,那兩個傢伙太可愛了。
我今天又做了失禮的事情呢...習慣得改掉啊...。說起來lof好像又不能改個人信息了,剛想改一下...但願能別被看見簡介吧...。
我到底是在幹什麼才會點開爆音內海BB,草。(鼓膜破裂)

6.5 “他们原本是作为物品出产,那么这些物品有了意识,我们该如何对待。”
是的,答案两极分化:若你手中的汉堡突然活了过来、甚至有了人的智慧你肯定会感到恐惧。若你喜欢的虚拟人物突然活了过来,你或许会感到欢喜。
答案各种各样,而我偏执的不喜欢中立的答案,因为中立往往代表无法反驳,以及不需要我们辩解。所以我也尽力避免“取决于看待事物看法的不同”。
可能是我太愚昧倔强,拒绝了唯一可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我总觉得:应该有其他答案,肯定会有一个简单易懂的答案存在。

人与人之间亲密的关系让我觉得并不好,如果持续将关系维持在一个世界中,那两个人的思想或许都会受到限制,所以我试着又成了过路人,其实也就是因为别人一句“你看上去聪明多了”。
“源源不断的吸取知识总是好的”,我也会试着这么告诉自己。

我本应该是个旁观者的料,只能当马后炮那类的思想家,而不是革命家。
例如我看见一个人对社会舆论的厌恶转而针对了一名电视节目的评论家,她会对那个评论家进行痛骂,但我不会尊重这两方的行为,一个显得随波逐流,一个显得言语丑陋,我也不会去效仿他们两边的任何一位,至少对于这个问题是这样。
然后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看着,心里却想着“这是所谓社会中所存在的气氛的错”。

这就是一个漂亮的例子。

我在想,我自信一点是不是更好,但当我试着自信后,却失去了不自信时的才能,我应该做好明白会丢掉某物的准备。前进不会一路顺风,但要这么前进的话那就看上去不像我了,我可以抛弃过去的事物而不痛哭吗,我在疑虑。真是的...结果我看着还是像一个孩子...。
任性一点又有什么不好呢,过去的我看上去在这么说着。他会是我过去梦中出现的梦魇吗?不,我确定不了,你是谁?我便如此问道。

“是的,我想这么写。”

过去没能抓住的东西可能太多了,我看上去老了吗?不,实际上还年轻着,甚至比谁都要年轻、幼稚、麻烦。我已经丢失了理性思考,是浸入了某个集体中才这样的吗?不,我从来没有过集体,因为我似乎是显得孤独的,身边空无一人。
他说:我该睡了,已经过去四点,但总觉得该抓住现在才好,我有东西想说、有许多事情想说,若是又错过了的话那就没有下次了。

成长一词是个十分有趣的课题,我这么认为。
富含矛盾、两面性、对立观点,这是个经常出现在我的身边的课题,当我一松懈下来,当我一后退着走,他就无孔不入。
我经常选择逃避现实,也因此曾提笔在文中写着——若是闭上眼就能轻松多了,若是能一直睡下去就好了,因为那样显得多么轻松啊。
结果我被迫睁开了,周围的人告诉我,我在说谎,我不可能有那样的思考,我不可能会写出那些东西,我显得身边没有一人。
他们的退散,我的退场,真寂寞啊...。
过去有一年间,我抛弃了仅剩下的精神支柱,结果回来后我记不起来这是如何的东西了,而那份支柱就这么像是抛弃了我一样,远走高飞。
真显得颓废,眼中是一片漆黑,无论是照片还是镜子中的我眼神都见不到光,我该笑吗?还是说该哭?没人告诉我。
最后、我连如何唱歌都忘干净了。
那时歌词的意味显得和我无缘,唱出声来都那么羞耻,我不肯承认这是我的声音,我不肯将自己会哭的场景再次给他人看见。真难受啊...。
不过现在已经完全痊愈了呢,我不擅长去喜欢给他人添麻烦,所以我也该去加油呢,大概是加把劲骑士——这样的?嗯,我是开玩笑的w
总之就像现在这样,我不容许我会后退或停滞,我会继续成为更好的人。

啊、说起来最近有点耳鸣呢...就是感觉有点...脑袋松懈下来的话耳朵就会把听见的声音放大?
难不成是超能力吗这...。嘛、反正也很帅气呢——能敏锐的察觉到声音!之类的?

其实我最近有许多音乐想发,也有许多句子想说。嗯...我明天试克服一下困难吧...?欸、说起来明天我会有时间吗...。嗯,应该有的!吧。

我觉得我应该特关美食精选,错过了好多部分...。嗯......顺便励志当个小混蛋?我开玩笑的w
总之当做我在催别人睡觉就好啦——

我的意识是否过早出现了呢,我应该对换立场,我应该想想对方是如何思考的。

我总是喜欢长篇大论,导致没人愿意去看。而这一条动态就显得...十分无聊了,甚至在我不知不觉间,我好像自己把这条动态的阅读量刷到了540,这跟我先前的其他动态阅读量悬差很多,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一个人干的。
我或许总是太在意自己的发言,或许太过不懂总结。

因为特关了美食精选所以我的手机屏幕上方因为美食精选的惯例四连发而信息一个一个叠在一起而刷屏了。
嗯...以后还是随缘和美食精选先生见面吧...仔细想想我好像也不是那么需要画饼充饥一类的事情...。

我会去找kusogame玩但并不代表我就喜欢这个游戏啊。

6.6 在想我如何说话才是适合的。

我喜歡沙啞的男聲中透露深情的地方,即便那時常顯得讓人感到悲傷。

“我願意用我這骯髒的靈魂與肉體來交換他的性命。”
“誰會需要那玩意啊?”

背和胸口越來越容易痛了,這些似乎不是因為我心理上的影響,應該只是身體有點小問題吧。嘛、我也不太介意呢。反正很快就會忘了的。
...欸?我好像發過不想忘記的話...。

回到家后癱在了床上,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小時候那樣哭累了似的。

什麼都說不出來,也什麼都不會想了,明明很累卻一點也不想睡覺。我覺得我可能是個易碎品。

6.7 空白,聽說彩虹社的文野環好像最近得病不能說話了...說是聲優常見的病,但不管怎麽樣我還是希望她能好好的...。因為聽說吃藥兩週沒好的話可能要動手術了...。

6.8 “下次會做的更好的...請不要討厭我...。”
若是這樣說的話,那我可能就怎麼也不肯去再傷害他了,我真的不擅長性子軟的傢伙。

喔...如果我讓您感到難受的話...真的很抱歉...。可能我也就只有這點地方有些才能了吧...但開心的事情我還是會寫一些的...!嗯...總之負能抑鬱向之類的我會註明的,抱歉...。

發現自己真的太能水了...總之五月份的負能我會註明的...?
喔、結果現在我覺得我沒有分辯水和負能的才能...。就是,有一些我覺得有點中肯以及模糊的話不知道會不會讓人難過...。

我問我為什麼不去刪掉,因為這看上去像是我曾活過的痕跡,就好比你不願將過去的相冊跟垃圾一起燒掉,不然就會變成我這樣。
我家裏哪個地方都沒有小學時跟我有關的東西了(ry

6.9 心態好多了。應該。

喔、我就像是迷路了。
我想琢磨出久遠以前那黑白電視中翻譯出來的腔調。
結果卻是只有腦子裏的一瞬間,靈感過去的太快了,那時我甚至在做別的事情,不能立即拿起筆去寫下。
而當我認為還能抓住手感時,這股意識便散開了,像是被剝成秋葉形狀的橘子皮那樣,原本包著,卻又散開了。
抓住感覺可能真的對我來說很難...因為我既沒有什麼吸管的袋子能綁緊這片橘皮,也沒有能讓這份形狀倒立壓住每葉葉末而不散的想法。
shit。

最近加了一個語c相關的遊戲群(?),而然他們開黑的時候我卻老是錯過。

shit,我覺得像以前那種方式來記進這個微妙的日記裏有些奇怪...雖說是能說更多東西了,但違和感...。喔...fuck,或許在別人眼裏看著不是那麽糟,只是這些記述顯得長了些。

啊、謝謝您!像這樣被認同修辭能力我其實還是第一次呢...有這樣的感想,若他人能為此感到喜歡的話我也很開心了w那接下來也會加油的...!雖然目前还有些地方可能作為死角克服不了...但我依舊會試著緩步前進的...!謝謝!

啊、說起來好像有太太做了葉大師的同人曲呢...就是bed time hero的那個...!這首曲子很好聽呢w

6.10 不知道為什麼我編輯不出東西來了...?
啊,又好了。就是、我剛剛想說我打完遊戲回來結果發現後台軟件沒關balabala耗電之類的,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呢。

順便說——我終於打算開始寫我以前就大致構思的一個人設了呢,就是旁觀者的那個,最初其實是以『無法介入他人生活的無用占卜師』這種感覺思考的人設,嘛、其實是有點帶著傷感的,因為這其實是有關於我的人設。因為我以前的嘴好像的開過光似的...經常在狼人遊戲裏單純的好玩在現實裏占卜了誰是狼人,結果出乎意料的每次都對...。而且我以前還占卜過喜歡的角色台詞(就當時是官方還沒有公佈過的),結果發現我模糊預言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一個個一桿進洞,細想的東西卻完全ooc。大概這樣模糊不清的占卜經歷?不過...。
我到底是遇見了什麼才會以悲傷的心情去構思這個人設呢...感覺有點微妙...因為我忘記了,而我現在則覺得這是一件十分讓人感到酷的事情。
有點後悔那時沒能牢記下感情。

我已經意識到我的天然是令人困擾的東西而不會讓人感到可愛了,首頁要是刷出來而且還是我很喜歡的話我基本上都會下意識的點個手手心心...就,經常忘記看日期然後會不小心日到別人以前的lof。(槍斃自己🔫)

順便歐魯麥特生日快樂!!(6.10是歐叔生日)

以及我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喜歡kemt。(突然間)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lof一直有新消息顯示,但是點開後似乎什麼都沒有...啊、如果是日lof的話其實對我不用介意也沒關係的啦...?除非是過分羞恥感的東西,我基本上都不會怎麽排斥呢...。

每次看見新通知結果點進來發現什麼都沒有的感覺超折磨人了(ry)

這可能是某種克蘇魯召喚儀式吧...。(?)

6.11 順便說昨天其實是附近停電了一整天呢...然後晚上差不多七點才恢復,大概這樣的。

我覺得我最近可能是在犯智障...靠。

6.12 空白,不悅。

6.13 最近在吸囂張阿仙,我腦袋裏除了綠仙的形狀以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突然

6.14 我終於又想起來了,我現在性格裏層的樣子原來是這麽不堪啊,一個過激派的革命家?不對,這只是我的自我滿足吧。我真他媽的希望自己能從樓上摔下去,讓身體重重的砸爛了發電機。

6.15 我看待娛樂的態度有些開始詭異了,我認為曲中的每一字節都好像在透露什麼。
「若以眼還眼,那麽所有人都會瞎掉。」

6.16 我或許本來不該靠近人群,當接觸人群時,我的思考能力會比起他人來說更容易直線下滑,這來自於一種依賴感,因為我經常在集體中認為“只要跟著別人那麽說”就沒問題了,實際上這與“把思維交給他人”沒什麽兩樣。
我或許更適合當個過路人,至少作為路人的我十分清醒,還會自己思考,自我反思,說話讓更多人討喜了?那看上去並不是我的意願,因為我在不知不覺中又扭曲了自己,我顯得已經差不多快沒有慾望了,不會懂得思考了,最後在髒亂的地方褪去而又淡去所有色彩,彷彿白紙一般,卻又沾染上髒污,成為了一個火藥桶。
我需要時間磨去我的這種嗜好,我不能再太多接觸那種原本無關聯的拉郎配占了大半熱門的圈子。

曾聽過這樣一句話,便也如此想過。
「我該要如何去接受人終有一死這種事呢。」
令人傷感的話題,而又在別處見過這樣顯得讓人感到複雜的一句。
「想要死去的我今天也在呼吸,想要活下去的你卻失去了明天。」

D5他妈的就是个粪坑啊。(突然间)
你画D5设定的黄衣之主就打黄衣之主tag,干什么偏偏要顺便打个哈斯塔、黄衣之王、克苏鲁、克苏鲁神话的tag???非要全世界都把你们圈子当作众所周知的粪坑然后每个不喜欢的人都把D5当成恶心人的东西屏蔽这个tag,然后你们就会这样索性以后一个接着一个把这变成国内最粪的游戏圈是不是???

妈的...这次我有点太激动了...。

老實說我之前很想入跑跑姜餅人的坑,因為我很喜歡的一個太太似乎最近正在玩,在遊戲專區那邊也經常能見到劇組,再況且畫風也超絕對我胃口了。
但當我知道登錄需要LIEN賬號以及taptap上顯示因為沒有引進而不能下載時我真的超失落了。(ry
總之現在就是...想補一下惡狼遊戲,雖說惡狼遊戲的情況好像跟跑跑姜餅人差不多,但b站的實況似乎還是蠻多的...?就算是我這樣的雜魚也能入坑,大概。

小英雄神野之戰相關致歉↓
喔...對不起!我今天真的太太太...真的太激動了。看見歐魯麥特的神野之戰真的,一瞬間除了暴哭外什麼都做不了,雖說已經在漫畫裏看過了,記得當時曾特別激動,因為漫畫的情節給我感覺更像是一個本應會就此死去的男人卻依靠著大家的呼喊而再度站了起來...雖說那兩人給人感覺像是勢均力敵,但漫畫看上去更像一邊倒,這似乎就是在應對著先前各種各樣FLAG的場景,這場最終謝幕之戰給人感覺就像是會變成歐魯麥特戰死一般,真的,十分令人惋惜痛惜。
可當他看上去將被這份責任和壓力以及對手的強大即將被打倒時,憧憬他背影的人們為他呼喊著,哪怕能聽到的僅僅只是身後一名傷者的呼喊,他也依舊以那副扭曲畸形的頑強姿態高昂宣示著——他並沒有倒下,和平的象徵依舊存在。
總之這場戰鬥是我整部漫畫裏唯三喜歡的部分,第一次是綠谷踏出腳步將書包砸在敵人身上之時,第二次是歐魯麥特與AFO最終決戰落幕之時,第三次是百萬為一個小女孩而挺身而出之時。
因此我今天顯得情緒特別高昂,或許是因為凸變英雄LEAF那邊「良心」殺死了「天真」的回憶作為鋪墊,對於小英雄這一集我真的超絕喜歡了。
所以便一直點心心手手個不停...如果覺得我這樣煩的話,可以跟我說一聲...。啊、直接取关也沒事的!!畢竟這次是我的冒失...況且可能也有沒看過這一集的人在...。

6.17 八田百田,这个BL薄本我真的好喜欢。

做了一個夢,我曾經經常黏著他的青梅竹馬看上去是獲得了所有的事情,自己沒有的東西一個一個也被他奪走,本該是我做的事情卻被他拿走了稱讚,轉而他不該有的全世界的壓力則似乎都在我的身上,於是一如既往的,我成了一個火藥罐子,對他人對我的一言一行都極端敏感,疏遠了他。於是有一天,我嫉妒的看著他身邊聚著許多人,不知道是哪個學校裏的老師進來稍微看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我身上,留下一句在我耳中似著淡罵的話便走了,我看上去真的過分敏感了,忍不住追上去想動手,卻沒能追到,當我回來時,不經意的邊辱罵回去,邊問著這是怎麼回事。
「那是肺病的名字,他的肺會被換下來。」
我真的很惹人討厭嗎,聽到那個我嫉妒的他患有肺病,而需要唯一適合的我去捐出肺來讓他活下去後。我只是回到了座位上,眼淚根本止不住的哭了出來。
「你看上去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憐的人似的。」
旁人也不經意的這麽說著。

她說的對,我太脆弱敏感了。

啊、說起來梁超確實是很好呢...。而且和他的父親不同,他顯得更剋制壓抑自己一些,明明不想,卻看著對方心痛的樣子,也依舊從門旁讓開了...。其實我看見有一條話特別適合梁超:「我這一生幹過最放縱的事情,就是讓你去找了他。」大概這樣呢...。和殺死了天真的良心比起來,他們三人那青梅竹馬的過去可能才是最讓他不忍心阻擋的。

6.18 空白,在寫MHA的人設。

6.19 還在碼字。

6.20 咕咕咕。

6.21 咕咕咕。

6.22 码完了,顺便我想安利vtuber的坑(但是我已经没有多少语言能力了耶...。

JK组suki。

6.23 對不起,沒人願意看這個...。

↓不要看...不要去看...。

CCC活動更新了,但我一點想打的意思都沒有,我總感覺我有什麽地方變了,我變得...不再那麽孤單了。
但這不是好事,我得斷掉這絲關係,我不會再去依靠他人,我是說我不能。
不然我就會思維扭曲成一條賤狗不如的東西,是的...我得像往常那樣,憎惡自己令人唾棄的地方,讓自己喘不過氣的掐住喉嚨,卻又再快窒息的時候用力的捶打胸膛,就像是要把胸骨砸碎後把那顆不安的心臟揍到再也不會害怕一樣。
SHIT...我看上去可真糟。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這種糟糕的話沒有人願意看的,我這種糟糕的只會在這裏令人乏味的長篇大論的人是沒有能容忍我存在的地方的,對吧?因為我不論怎麼找那些地方都顯得在排斥我,那些地方都不會歡迎我啊。
我就是這樣一個糟糕的人啊?!真的...已經夠了...。要說是玩笑還是什麼...我的舉止都太無聊了...我是錯的...沒有人會喜歡用我這樣的故事來找樂子的...我連取悅他人對狂氣感的追求想必都做不到了吧...對不起...對不起...。

啊啊哇哇哇哇哇哇...!?我剛剛好像不小心點到了別人的私人動態!?我又取消掉了應該沒事吧💦💦這個版本的lof應該不會顯示我這個kuso雜魚失誤的吧!?
嗚哇...超想哭了...。

最近覺醒了超能力,超能力的名字是「弧弧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