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科人类。大概。

「平成最後一個月但卻是這個月第一個人生建議...!!!! 其實別在意我比較好,這邊lof已經完全不更了喔,而且也沒什麽有趣的東西.倒不如講被看見的話我會羞恥.」

主要还是闲谈和负能的个人lof。
但日lof是完全的许可,虽说这边平时的能力一直高低不定还一直喜欢唠唠叨叨【負能】和点心心手手个不停,所以关注还请做好心理准备。
总而言之就是慎fo啦?

近期感想:我還沒想好請讓我前翻滾幾周半再想想。

【阿斯罗的故事。】

背景 :
他是一位被双亲遗弃的孤儿,被“Alien”侦探事务所的所长所捡到,扶养成人,他也因此一直看着这位将金钱与爱全伴随在身旁的背影长大,憧憬着对方,而逐渐的想要成为一名侦探,但现实却告诉他压根没有余裕超出能力去帮助他人,无法实现他理想中的憧憬。
第一次现实对于他的重击,接到的案件找到了纵火的犯人,却没能帮到被绑匪丢入木屋中烧死的孩子,他对此感到悲伤,试图安慰着自己说救到了更多人,却对相片中一个孩子生前的微笑、和家属的悲愤耿耿于怀。
第二次的重击,擅自从养父那偷过了工作,想着至少这次不要再让其他人痛苦了,想着不会再让祖父独身一人,结果最后痛苦的只有与第一次恋情的相遇并分别后的自己,看着被埋在流沙下的尸体中包含着她,自己又怀疑着到底该怎么做才好了。
明明像是祖父那般一次一次完成了委托,却总是有哪里不对劲,这种伴随着不幸的事情真的正确吗,自己真的有救过一个人吗。
第三回,与自己一样从没见过父母的友人倒在血泊中,随后躺在装满着白花的棺材中,一路随行,最后拿到的也只是没有温度、没有感情的事物。
那个人是因为想要超出能力的去解决自己没能完成的事物而死去的,明明嘴上的脾气那么臭,明明比自己还要优秀许多,明明还有值得去爱的人,看着与自己追逐着相同梦想的男人被火化,手里攥着的一份遗产却怎么也不能将过去的人换回来了。
他想着“为什么我没能帮到他,为什么我没能踏出一步一同前往”,而逐渐向往着过去,挚爱与挚友都在身边的场景,也曾有过不负那样的过去所前进的想法,却每当试着去动起双腿时,都无法踏出一步,无论怎么捶打、激励自己,都无法再接近梦想,对于“失去”感到恐惧。
对自己的不满、怀疑、后悔、害怕、恐惧积压在了心头,手持物质财富的他看上去却在梦想上失败了,因为最终,他没能再去帮助他人,一味畏怯着,将钱财宛如垃圾一般撒在了头发上,当着一个长不大的爱哭鬼。
以看上去毫无问题的样貌示人,以自己本该用在正道的能力,将自身作为侦探的身份掩盖起来,单纯作为一名白痴暴发户,酒精与情欲消磨着过去思想的最后棱角,行走于各处隐秘的场所,也正向着失败的自己屈服着。
就这样,也偶然随着腐烂的里侧,来到了这个地方。

评论(2)

热度(4)